0°

【九色云崖、虚伫神素】曾军艺叠彩山水画评析

文/ 新华社收藏投资导刊记者 杨艳丽

        青绿山水画在历史上曾取得过辉煌的成就。自中唐至北宋,以“渲淡之法”为雏形,进而形成了“皴法”,水墨系统才打破了青绿设色的悠久历史。而士夫画 (文人画) 所取得的成就在元代以后一直独领风骚,直至现代依然成为中国山水画的重镇。

        因此作为一个与水墨系统并重,且有着如此悠久历史的画科,青绿山水画在当代需要与传统文脉对接,需要更为深入的发展,更需要有全新的阐释方式,让这一古老的样式重新复兴。显然曾军艺的作品为该领域提供了一条新的路径,开拓出一片广阔的空间。

        当然,青绿山水画的创新的确存在自身的难度: 古代青绿山水画所服务的对象以壁画、屏风画为主,卷轴画为辅,如何在审美取向上更为雅致,在不失去富丽庄重的前提下获得一份清逸,是需要解决的首要难题;其次,青绿山水画在艺术语言上曾经高度成熟,如何打破过于画谱气、过于程式化的样式,也是青绿画家需要面对的难题;最后,传统青绿山水画在用色上过于单一,也导致了与当代的审美风尚形成了较大的隔阂,如何能够不断丰富青绿山水画的色彩系统,也是摆在画家面前的重要难题。

        曾军艺用他多年的苦心孤诣逐一回答了这些难题。在审美趣味上,曾军艺在灰色调中寻求突破,对色彩的使用更为素雅,在邻近色与互补色中开拓空间,形成了迥异于传统青绿山水富丽浓郁的气息。一方面得益于他对色彩的调控,也得益于他加大了对墨法的操控,画面中松树的大面积重墨块与远山、屋舍顶部的墨块加强了画面的水墨气息,加之天空的渲染,既使得整个画面浑厚华滋,同时又多了几分乡间的清凉隐逸之气。在画面的经营来看,他强化的物象外在的轮廓和内部的结构线,对所有自然物象进行重构,去掉繁复的丘壑罗列,以最简洁有效的造型达到千丘万壑的视觉张力,尤其是画面中的建筑,鲜活而极具地域特色,如颗颗宝石镶嵌于松下溪边,具有个人鲜明的艺术风格。他吸收了西方现代派的构成语言,在有序中寻求无序,在无序中又颇见理法,画面凝练而时时可见出人意料之外的视觉效果。在颜色的使用上,他吸收了敦煌壁画的色彩语言,更濡染了西方色彩的长处,当然,所有的这些色彩基因都被他化入个人的色彩体系。白色的使用也为画面增色不少,古代的铅白、蛤粉一般是作为点缀或对正面形象进行背托时使用的,而曾军艺大胆地加以利用,打破了追求肃穆而可能出现的沉闷,使得色颜色的使用上,他吸收了敦煌壁画的色彩语言,更濡染了西方色彩的长处,当然,所有的这些色彩基因都被他化入个人的色彩体系。白色的使用也为画面增色不少,古代的铅白、蛤粉一般是作为点缀或对正面形象进行背托时使用的,而曾军艺大胆地加以利用,打破了追求肃穆而可能出现的沉闷,使得色彩浓郁而响亮,在两个极限间寻求微妙的平衡,看上去既精彩又险绝。他笔下的松树具有人格化的倾向,或如谦谦君子,儒雅谦逊;或如骠骑将帅,凛凛生风。

        让我们来品读一番他的《叠彩化境系列之一百五十二》:这是一件丈二匹的鸿篇巨制。作品营造了一个桃花源般的“灵境”,使得观者有种“不下筵堂,坐穷林壑”的悠然自得。在他的色彩世界中,没有躬耕陇亩的乡野气,而代之以“云蒸霞蔚”的茂盛葳蕤。山势峭拔,绵延逶迤。有太行山的厚重与寂静,又有武陵源的奇险与跌宕;画面的素雅中透露出些许神秘感。有曾公亮《宿甘露僧舍》中所描写“枕中云气千峰近,床底松声万壑哀”的意境;更有王禹称《村行》中“万壑有声含晚籁,数峰无语立斜阳”的味道。他充分地利用了传统语言系统的有效资源,并结合自己的生命体验,制造出一种看似现代感十足,又似曾相识的古意。青绿山水画的建筑往往会成为画家刻意隐藏的“软肋”,因为刻画得过于工细则匠气,过于疏率又会与整体语言不协调,而曾军艺则很巧妙地化解了这个难题,他的建筑时代感强,用色明亮,造型结实而简洁,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整件作品体现了曾军艺深厚的艺术修养和高超的绘画技艺。

或许,学术界大家对他艺术之路的判断,更能够体现曾军艺在艺苑耕耘的深度。中国美术家协会分党组书记徐里先生对曾军艺的艺术追求有如下的概括:“军艺有当代人的思想、思维,他的青绿山水画在构图上、山体树木结构形状以及用色敷色上都有着自己当代人的个性特征。军艺笔下的画面注重构成意识,把自然山水与树木之形态加以归纳成不规则几何形,以并置、重构的方式呈现;在构成上注意平面性与秩序性,在装饰感的平面空间里求山水的平远、深远;在用色上除了大胆使用石绿石青外,对热色的赭石朱砂朱膘,对冷色的灰蓝钴蓝,包括对白色、茶色、紫色亦能大胆敢用,用色的平面效果与装饰性表现相得益彰,颇具视觉效果,清丽不艳丽,富丽不世俗。富丽中有一份秀雅,清丽里有一份温润” 。

著名山水画家卢禹舜先生亦评价道:“军艺的这批新作构图上看起来似乎打破了传统山水画的三远法,但他的作品的视点仍然属于散点透视,仍是对中国传统绘画的一种继承和延续,用并置的方法把形限制在同一个平面空间中,通过把具体的山形归纳为不规则的三角形或多边形,利用形与形的叠加和疏密上的对比关系,加强了平面空间中的微妙秩序感和严整的秩序感。用水墨晕染和勾勒皴擦的方法,强化了‘树’在山水画中的体量感和符号性特征,让‘树’在画面中不仅起到了分割空间的作用,更有贯穿整体,统领全局的作用” 。

曾军艺将青绿山水这个由来已久的难题作为自己突破的窗口,并取得了不凡的成就。在同行的眼中,他已经占据了该领域的一片天地,而这片外人多不敢触及的天地,却是他精神的归宿,寄托了他对艺术的全部冀望,在他所营造的灰绿色的世界中,我们看到的是勃勃的生机,是谦逊的笃醒,更是宏大的莽宇。(作者:新华社收藏投资导刊记者 杨艳丽)

叠彩山水画创始人曾军艺老师简介

1971年出生,福建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毕业,

2013-2015年在中国国家画院卢禹舜工作室、北京大学艺术学院林容生工作室研修。

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水墨画学会常务副会长,黄宾虹艺术研究会副会长,福建松风画院院长,福建省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学院研修班导师,首都师范大学客座教授,江苏理工学院艺术学院特聘教授,中国关心下一代爱心公益大使。

曾军艺将青绿山水这个由来已久的难题作为自己突破的窗口,并取得了不凡的成就。在同行的眼中,他已经占据了该领域的一片天地,而这片外人多不敢触及的天地,却是他精神的归宿,寄托了他对艺术的全部冀望,在他所营造的灰绿色的世界中,我们看到的是勃勃的生机,是谦逊的笃醒,更是宏大的莽宇。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艺术中关村-2018绘画作品联展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