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有人会喜欢孤独,不,我喜欢!

哪有人会喜欢孤独。不,我喜欢! 

对于孤独,你会有什么见解?享受?惧怕?亦或者是厌恶?

艺术家往往承受孤独,又享受孤独,大多数的艺术大师的一生都是孤独的。

一位孤独的艺术家,他离家出走了

他曾是巴黎股票市场经纪人,高收入,家庭幸福,后来他放弃令人羡慕的一切,逃到塔西提岛,最终终老在一座不为人知的小岛,他就是保罗高更。

保罗高更

年轻的时候高更过了几年典型巴黎中产阶级的生活,后来他结识了毕沙罗,接触并收集印象派画家的作品,他的画画机关被打开了。

1883年,高更辞去工作,成为一名职业画家,从此生活变得十分拮据,夫妻间爆发了战争,收入锐减后全家几临断炊,但他仍然坚持画画。

1885年,高更离开巴黎。

毕沙罗

高更个性强烈,执着追求艺术的背后也有根深蒂固的自我主义。

高更的朋友舒芬内克曾向他伸出援手,但高更多次无情嘲讽舒芬内克平庸的才能,有些尖酸刻薄。

高更作品

1887年,高更与梵高在第一次巴黎相遇,很短暂的相遇,而第二次相遇在阿尔,他们就同住在一间小屋里两个月,一起生活,一起画画,在孤独的世界中寻找唯一知己的梦幻破灭。

高更《献给梵高的自画像》

离家出走的原因很简单,高更以前当水夫的时候,曾经到过塔希提岛,蓝蓝的天空海洋,茂密的热带丛林,丛林间映照阳光的绿色草地,草地上徜徉着慵懒的闲散的土著男女,岛上的原始的生活,在他觉得非常可慕。

后来高更在塔希提岛上居住了20年,创作了很多作品。

高更《黄色的基督》

高更《大溪地牧歌》

孤独成就了高更的艺术:《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是谁?我们向哪里去?》是高更最杰出的一件作品。

此时的高更贫病交加,心情沮丧,就是在这样极端孤独中,高更以巨大的热情完成了此画,这幅画展现了人类从出生到死亡的过程,意向绵密,极具象征意义,是高更的巅峰之作。

一直到1903年,他也在这个岛上去世。

高更《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是谁?我们到哪里去?》

出走,只是要一个简单的世界。

孤独成就的是艺术还是孤独。

意大利艺术家乔治·莫兰迪所在的时代是一个爵士乐统治下的浮躁年代,全球几乎所有的艺术家都涌到艺术之都巴黎,疯狂的发泄自己的艺术细胞,

而这个名叫莫兰迪的男人却选择终其一生,在他的家乡波洛尼亚摆弄着那些瓶子,足不出户地调配着“高级灰”。

莫兰迪故居

他爱他的这些瓶瓶罐罐,平淡孤独的生活造就了莫兰迪谦逊、宁和的性情,以及淡泊、静谧、质朴的绘画图式。

他享受在隐遁的孤独之中,在孤独中沉思,一生如此。

莫兰迪以此性情与高贵的艺术追求抵御着时代的喧嚣,在其宁静的画室中享受着属于自己的那份平静,不凑热闹,从容淡定。

莫兰迪在当时的杂志《造型价值》上说:

把静物画看为是超越时间之事,是不动之物的相遇对质,是在它们天生之美上作祥宁的沉思,并赋以时光永恒之感。

莫兰迪:由于艺术与性情,我倾向孤独。这个全球自杀率最高的地方孤独的人太多了

格陵兰岛是全世界自杀率最高的地方,每年10万人就有超过100人自杀,在首都努克,四处可见政府张贴的海报,上面写:“没有人会孤独无助,不要被黑暗的思绪所吞噬,这是免费电话,请找我们聊聊。”

格陵兰岛

正因为当地人酗酒、自杀,很多孩子成了孤儿,被送去中部的乌玛奈克育幼院。

为了让大众关注到这群在地球尽头的孤独,中国著名油画家刘小东来到了这里。

刚到格陵兰时,刘小东写下这样一段话。

“这里是格陵兰岛的自杀率最高的地区之一,冬季昏黑漫长,夏天长夜无眠。设想从今天起,我将永远生活此地,该如何度过只能听到自己鞋子咯吱咯吱声响的人生,如何面对每天的灰白昼夜?”

格陵兰岛约四分之三的地区都在北极圈内,全年平均气温在0℃以下,最冷的中部内陆地区最低可达到零下70℃,因为太冷,岛上连一棵树都没有,都是低矮的植物。

《融冰》

《木爬犁》

《冬天过去了》

在格陵兰语里,“乌玛”是心的意思 ,再加上其陡峭的一面呈心脏的形状,乌玛奈克又被诗意地称为“心之山”,而另一面的平地,住着这个城市仅有的1000多人。大家都互相认识,如果有人自杀,当灵车从教堂开出驶向墓地时,无形的阴霾会笼罩在每个人心里。

人们生活在严寒漫长的冬季,容易患上抑郁症。到了夏季,过于明亮的直射阳光则会让很多人患上季节性情感障碍。

刘小东来到孤儿院,画下了这些孤儿们。

孩子们非常聪明乖巧,懂得感恩,在餐桌上,他们会手拉手祈祷唱歌,“让我们真心地祝福彼此,让我们站起来…”

对有些孩子来说,孤儿院确实能改变他们的生活方式和命运,但依旧活得很痛苦。有些孩子亲口说过,“这里就像孤儿监狱。”

孩子们的年龄从7岁到27岁不等,有不少人长大后才跟家人“分开“。

他们充满了恐惧,每天都很挣扎,哪怕被虐待,哪怕活得很辛苦,还是思念自己的家人。因为这样的生活,他们已经跟家人过了很多年。

《平安》

在离开格陵兰岛之前,刘小东给每个稚嫩的孩子都画了肖像画。

他说,“每一个生命都是那么不可替代,那么珍贵。”

这个处于地球最北端的孤儿院,只是看似离我们很远,但孤独触手可摸。

也许你的孤独会成就你的才华,可是我由衷的希望,这世界上不会再有孤独。

(图片来源于艺术眼SPY及网络)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艺术中关村-2018绘画作品联展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