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具魏晋风神的画家,美术史中被隐逸的大师!

中国当代画家中最具魏晋风神者,当推陈子庄。如若不信,你就不妨先读几句他的话:

“我死之后,我的画定会光辉灿烂,那是不成问题的。”

“王朝闻(文艺理论家)说齐白石的虾画出了半透明体,此直外行之谈。”

“徐悲鸿的马过熟,都是那一匹,画穷了。”

“中国画中为什么寿星都画得矮?寿星属土星,深厚而圆。入山伐木,先砍大者。人高了易碰头,寿星画得矮一点,合乎情理。”

“关山月画的梅花,像是从窗口看出去的景,等于照相机镜头的功能。画面有些像过去村姑剪纸梅花,一个方框框填满,无布局,无组织,无境界,无意趣,无动人的内容,无惊人的技能,不是内心先想一种情景再来画,而只是浓、淡两层点起就是了。无意境不能成一幅画。”

陈子庄花鸟

这般洒脱直爽,到底是怎样的艺术经历,才造就了这样的他呢?

陈子庄被称为“东方梵高”,大抵也因他们的人生轨迹有着惊人的相似——荷兰画家梵高生前毫无名气,画作几乎一幅也卖不出去。因此生活窘困,且被人当作疯子,直到去世后才声名大震,画作备受追捧,频出高价。

陈子庄花鸟

命运与之极为相似的陈子庄,生前不但寂寥无闻鲜为人知,经历还颇多波折。最后贫病交加,于1976年7月3日病逝于成都,终年63岁。去世后,他的作品才渐渐进入人们的视野,人们开始意识到,这是一位匠心独运、风格独具的大画家。他的作品天然机趣,看似平淡无奇,实则返璞归真,信手拈来,恰到好处。

陈子庄花鸟

有的人一生平顺,有的人一生跌宕,而陈子庄真实的人生经历,绝对比传奇更富有戏剧性。

为谋生计,练得一身武功

陈子庄花鸟

1913年,陈子庄出生于四川荣昌县一个贫寒的家庭。父亲农忙时务农,农闲时到邻县永川瓷碗厂画瓷碗,也为荣昌县盛产的纸折扇画上几笔,扇商因此可以多卖钱。

陈子庄作品

陈子庄晚年回忆说,当年他帮着父亲画折扇,先将十来把折扇展开,一把挨一把放在桌上。用笔蘸了红颜色往上洒,再洒几点绿色,然后画上枝干,略加点缀,十几把桃花扇就画成了。这种批量画扇法,与纽约画派波洛克的滴彩法有着异曲同工之妙。这样的经历令我们不难想象,陈子庄作品中所充溢的勃勃生机,很大程度上也许正是来自民间画工们鲜活生动的绘画样式的启示。

陈子庄 瓶梅图

6岁时,陈子庄在本乡陈氏祠堂中发蒙读书,11岁时因家庭经济陷入困境,便到当地庆云寺庙去放牛,只吃饭,不要工钱。这庙是一座武僧庙,放牛之余的陈子庄也就跟着和尚习武,或许是天生聪颖好学,3年之后他竟也练得一身武功,尤其精于技击之术。14岁时的他,已经在荣昌县以教授拳术为生了。

陈子庄 牧归图之一

由于陈子庄长得形貌壮伟,而且有一身不俗的武艺,加之他为人耿直豪爽,又喜欢结交江湖上的豪杰之士,因之在荣昌、永川一带颇负豪侠之名。

16岁时,陈子庄只身一人来到成都,拜在当时成都武术界最具声望的武术名家马宝门下习武。

陈子庄 重阳盆菊图

得大师指点,种下艺术种子

如果说每个充满成就的人,其人生总可以划分出许多至关重要的阶段的话,那之于陈子庄,他的19岁和23岁,绝对是至关重要的两个节点。这两年里,他遇见了两个人——一个是黄宾虹,一个是齐白石。

陈子庄花鸟

陈子庄19岁的这年秋天,画家黄宾虹来四川游历,与老友蔡哲夫、谈月色及成都名宿林山腴、画家沈潜庵等人往来。陈子庄因蔡、谈二先生的关系,得以观看黄宾虹作画。这是陈子庄第一次近距离观看大师作画,他兴奋不已,这也为他中年后从黄宾虹山水画法中悟出自己独特的山水画风格,种下了前因。当时的黄宾虹怕也未必能想到,自己挥毫泼墨间,竟会对一位虔心学画的少年带来如此深远的影响。

陈子庄 栖禽图

而齐白石更不会知道,他20年前那次短暂的成都之行,催动了陈子庄内心艺术种子的萌发。那是1936年,当时仅有23岁,还是青年画家的陈子庄,经四川军阀王缵绪(民国26年,他参加成都武术打擂,打死第二十九军军部教官,荣获金奖,深受王瓒绪的青睐)的引荐,得以观齐白石作画并当面请益。

陈子庄 鸟石图

晚年的陈子庄,曾向人讲起他初见齐白石刻印时大吃一惊的情形:

只见齐白石一手执刀一手握石,先痛快利落地将印面所有横划刻完,再转侧印石, 用刀方向不变,将所有竖划刻完,然后在笔划转折处略加修整,只闻耳畔刀声砉砉,倾刻之间印已刻成。陈子庄吃惊之余失声说:“这办法好。”齐白石答:“方法要简单,效果要最好。”这两句话对陈子庄的艺术创作有着难以估量的影响。

陈子庄 柏梅图

虔心习画,难平多舛人生

有机会得到两位大师指点,陈子庄顿时眼界大开,画艺大进。

但因生活所迫,陈子庄修炼画艺期间不得不四处卖画,但他的画风一时之间并未能被世人所喜爱,以至经常断炊。他很少交际,却善豪饮,性格倔强,人称“陈风子”(陈疯子)、“酒疯子”,他便以此名落画款,自我解嘲。

陈子庄 山静日长图

与那个时代很多轻狂的年轻人一样,陈子庄当时的兴趣除了绘画,还在政治上有所抱负,但经历了入狱、失业等波折后,陈子庄对政治彻底失望。上世纪50年代,陈子庄在进入中年之时,将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了绘画中。

陈子庄 剑山古柏

在陈子庄人生的最后岁月,正是十年动乱之际,“文革”是陈子庄最艰难时期,他经历了吵架批斗、妻子疯癫、幼子夭亡,自己疾病缠身,甚至穷得连宣纸都买不起。然而,他依然安贫乐道,上下求索。没有质量上乘的宣纸,便用一般的夹江纸甚至包装纸挥毫泼墨。就是在这些杂乱的纸张与不大的画幅间,陈子庄为世人留下了一抹抹传奇的色彩与辉煌的艺术财富。

寄情山水,小品平淡天真

陈子庄 柳岸渔归

四川曾出过两位名垂青史的国画家,一位是张大千,一位是陈子庄。张大千“显”,而陈子庄“稳”。在当年黄宾虹入蜀后,被巴山蜀水结合了壮阔与柔情的美所折服,竟一时不知如何措手了。又相传,齐白石出蜀后也不再提笔描绘画山。

陈子庄作品

对于这绮丽而又难以捕捉的美,非久居其地沉湎其中者不能知。陈子庄对蜀山神韵的描绘,独出心裁,无处不在地表现着蜀山蜀水的平和淡泊之美,而这种美感,又是画家自身气质心境的曲折反映与理想境界。正如画家自己所言:“我的画中,凡与众不同之处,都是从生活里找到的。”

陈子庄作品

作画的真情流露,正是陈子庄的长处,他笔下山川面貌本已十分丰富,加之溪流、江河、田园、渔船、鸡犬的点缀,更洋溢着生命气息。

陈子庄 绘画集锦

有别于传统的山水画布局,陈子庄的山水画较少有全景式或者鸟瞰式,多为小品。尺长寸短,物尽其性。小中见大,平中见奇,于平凡小景而传尽巴山蜀水幽韵。

陈子庄 绘画集锦

陈子庄善于化繁为简,喜用简淡之笔描绘物象,构图简略随意,却常出乎意料,而令人玩味不尽。他曾说:“最好的东西都是平淡天真的。”还说:“我追求简淡孤洁的风貌,孤是独特,洁是皓月之无尘。”

陈子庄 绘画集锦

他的这种思想不独体现在绘画上,也同样贯穿于对书法的理解。他说:“中国画应该从整体看是一幅画,分开看,都不是画,是书法。”他不仅强调书法与绘画之间的关系,还特别指出书法与绘画一样,都要表现一个“真”字,认为“真”则美。从他留下的为数不多的书法作品,抑或画面上的题款书法来看,他都在遵循着一个“真”字。故他的字与画,整合在一起,总是那么妥帖而相得益彰。

逝世之后,画作光辉灿烂

陈子庄作品

从1971年起,陈子庄的山水画创作进入成熟时期的高峰阶段,他不断外出写生,整理画稿,新奇的艺术风貌愈变愈多,山水画几乎每幅的情调、笔墨、趣味、结构、格调都不相同,但又和谐地统一在他自己独特的个人风格之中,一眼望去便是典型的陈子庄画风。

陈子庄作品

正当他画艺进入巅峰,佳作涌现之际,却因心脏病不治,于1976年7月逝世于成都,时年63岁。

陈子庄作品

1988年3月20日至27日,他的300幅遗作在北京中国美术馆展出,每天观众高达1万余人。文艺界知名人士吴作人、冯其庸、启功、吴冠中等对展览作了高度评价。此事实无疑验证了他对自己的预言。陈子庄曾经很自信地说过“我死之后,我的画定会光辉灿烂,那是不成问题的。” 可惜的是,这样出于对自己实力笃定的预言,竟真的是待到他生命谢幕之后才得以证实。

陈子庄作品

10余年以前,花几千上万元就能买到陈子庄的画,而现在,他一幅普通的山水小品市场价一般为几十万元,一些精品甚至达到每平方尺百万元的价格。2006年,陈子庄的画作更以单幅超过千万元的成交价格,一度在画坛引起轩然。于此,这传奇的色彩才开始渐渐明媚。

来源:中国网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艺术中关村-2018绘画作品联展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