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中国艺术市场没有避难所(总结与展望)

2018年度中国艺术市场TOP 20

2018年1月27日卓纳画廊(David Zwirner Gallery)入驻香港

2018年初因贵州书画造假大案破获,对于现行《拍卖法》的修订和补充再次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

2018年3月16日巴塞尔艺术市场报告:中国成为全球第二大艺术市场

2018年3月23日第二届 画廊周北京 开幕

2018年3月27日第六届 巴塞尔艺术展香港展会 开幕

2018年3月31日香港苏富比春拍:现当代艺术晚拍总成交10.4亿港元

2018年4月25日首届 艺术成都(Art Chengdu)开幕

2018年4月29日老牌艺博会 艺术北京 走大众路线,带动全民消费

2018年5月17日首届 JINGART艺览北京 开幕,ART021开辟经典分支

2018年5月-7月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发布税率调整政策,探索推进市场发展最优途径

2018年7月7日共享画廊模式 Condo 进驻上海

2018年7月29日第八届 青年艺术100 开幕

2018年8月30日首届 北京当代·艺术展 开幕,致力于艺术价值推广

2018年9月20日贝浩登画廊(Perrotin)入驻上海

2018年9月30日香港苏富比:《徐震超市》亚洲地区首次艺术概念在香港苏富比拍卖成功;赵无极破5亿、郝量进入千万元级

2018年11月7日上海 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扩容,双馆开幕

2018年11月8日ART021 开辟第三世界艺术市场

2018年11月20日中国嘉德:潘天寿《无限风光》以2.875亿元天价成交

2018年11月26日佳士得香港:华人藏家4.636亿港元拍下苏轼《木石图》

2018年12月6日北京保利:吴冠中《双燕》以1.127亿元成交,成为2018年内地唯一过亿元成交的油画拍品

艺博会是当代艺术避难所?   

来自西班牙的著名策展人帕科·巴拉甘(Paco Barragan)曾在他的书《艺博会时代》(The Art Fair Age)中说过一句话:“艺博会俨然成为了艺术界的避难所”。

这句独到的观点,环顾于世界,在关于资本与艺术的全球性流动的进行时中,提出了不同寻常的观察和看法,至少揭示出了一种现象,那便是:参加艺博会正在成为画廊推销自身和提升影响力的最主要渠道,同时,它也暗示了画廊本身所蕴藏的危机。而在这当中,中国当代艺术市场应该怎么赢?

中国古代哲学信奉“天道”,这意味着市场的规律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它自有一套以万物为刍狗的不仁定律。

0

1

2

▲ 2018艺术北京现场

由聚集效应所带来的高额资本回报率,是市场经济中普遍存在的现象,正如大型超级市场。这种高额回报率,也促生了中国大量艺博会的诞生和崛起。2018年无疑是最值得关注的年份,西南地区的首家艺博会“艺术成都”今年诞生,在北京本土老牌艺博会“艺术北京”逐渐走向多元和大众市场的同时,上海Art 021团队进军北京劝业场,举办了“JINGART艺览北京”,而此前一向低调的“北京当代”也在5月底于UCCA举办了媒体发布会。自此,据不完全统计,中国各类艺博会已达到20多家。

3

▲ 艺术成都在北京新闻发布会现场:创始人黄予(左2)和黄在(右2)

4

5

▲ 艺术成都,2018年

资本都是追逐利润的,而久经沙场的国际资本嗅觉往往对此更加敏锐。国际三大艺博会之一的“Art Basel”收购香港国际艺术展(ART HK),在2013年正式成立巴塞尔艺术展香港展会(Art Basel HK)。香港巴塞尔的大热,让国内资本看到了中国艺术市场可待挖掘的巨大潜力,随后形成了艺博会的井喷之势,Art 021、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影像上海、Art Central、艺术厦门、艺术深圳、香港水墨艺博、6075澳门酒店艺博会等,如雨后春笋破土而生。

如果说直到2015年,这张牌桌上已占据了足够有利地势的玩家,国内市场份额的划分已经趋于白热化,那么,经过两年的冷静调整期和外围的调研观望期之后,新的玩家开始入场。到2017年,观望资本开始了对艺术市场的进一步深挖和细分,整个布局已延伸到2018年。于是,在这轮番的资本和新进玩家的战略较量之中,新的艺术市场规则正逐步形成。如果说,市场的发展总是在每一时刻之下的机遇和危机之中寻求下一个落脚之点,那么在这各个落脚点上,我们依然能够找到它们彼此的连线,勾勒出整个中国艺术市场的轮廓图景。

6

7

▲ 艺术西湖·国际水墨艺术博览会金华市大都会现场

8

▲ JINGART艺览北京 创始人包一峰、应青蓝、周大为

9

10

▲ JINGART 艺览北京,2018年

11

▲ 首届“北京当代·艺术展”现场

12

▲ 首届“北京当代·艺术展”现场周力,《環之二》,2018,不锈钢烤漆 、LED电子显示屏、镀膜钢化玻璃,704 × 512 × 250 cm,灯光师:吴雁江

粗放及模块化的市场系统正在遭遇精细且专业化的精准市场冲击。

对于任意一个新兴市场而言,通常会经历两大阶段:开垦扩张和竞争重组。作为潜在需求远远高于供给方的新大陆,抢占市场先机的占有率极速扩张,是所有资本追逐高盈利的发动机。而当供给逐渐上升,竞争随之到来,新大陆的原始红利逐渐消失,对需求的层次分级和精准垂直的供给开始出现。以当今世界高速运转的速率而言,第一阶段通常会在3到5年的区间内完成(对某些行业来说,甚至短至2年),从而进入到残酷的第二阶段。

在现实世界中,两个阶段之间并不存在一条明晰的分界线,它们以相互迭代的方式前行,而洞悉市场的敏锐者,往往能提前预判市场,主动进入第二阶段。在2018年,我们已经在国内艺博会市场的动向上嗅到了如此端倪。

13

14

▲ 巴塞尔艺术展香港展会

危机四伏,全球化浪潮对本土海岸线的冲击。

巴塞尔艺术展香港展会,作为连接亚洲与国际艺术市场的桥头堡。参展的本土画廊,近些年来,正在国际画廊的汹涌浪潮下,逐渐被蚕食淹没掉。许多评论人士甚至抛出了“中国当代艺术被整体边缘化”的观察报告。这在全球范围内,属于一个非常特殊的现象。作为本土藏家和非本土藏家而言,行动趋同性的背后原因可能各有不同。避险情绪、资产保值、收藏体系及价值论等,都可能涉及到本土社会生态、艺术生态及全球化话语体系、权威体系等领域的问题。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这些因素都导向了一条资本流动定律:向更安全和稳定的方向流动。而这一市场规律甚至经由资本流动的方向逆流而上,进入国内艺博会市场,甚至开办落地分支,渗入本土画廊已不复存在的安全地带。

15

▲ 第五届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PHOTOFAIRS Shanghai)展览现场

16

▲ ART021艺术博览会,国际明星刘嘉玲和高古轩画廊艺术总监李曦合影

17

18

19

▲ 第六届ART021艺博会现场

20

21

22

23

▲ 2018年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现场

艺博会时代的权力变构:谁是需求方和供给方?

正如文章开头所言,艺博会正在成为艺术界的避难所。这表明了对功能性平台而言,艺博会所形成的巨大的聚集网络,将艺术界所有的环节和链条都笼络其中,它将一个分散式的世界变成一个具有中心化的结构,其强大的力量甚至正在取代画廊与藏家之间直接的单纯关系。这种影响力甚至在艺博会闭幕之后仍在持续发挥作用,画廊正在依赖艺博会,或许这也是艺博会背后的资本想做的事:画廊与藏家同时成为艺博会的需求方,也同时成为供给方。

一种新的权力结构正在形成,艺博会将在未来对整个艺术生态产生更多的持续性的影响。那么,回到我们之前的第一论点:市场阶段论。作为多中心、竞争型的国内艺博会市场而言,如何让双向选择的画廊、藏家,在市场进入第二阶段后,成为忠实的供给方,成为大多数艺博会最为关心的核心议题。但是,现实主义是艺博会的最终去向吗?

  拍卖市场热和冷,在哪里?

24

▲ 珍妮·萨维尔《Propped》,油画,1992年

25

▲ 1972年,霍克尼创作了经典作品《艺术家肖像(泳池与两个人像)》

26

▲ 宋 苏轼 《木石图》 水墨纸本 手卷,画长﹕26.3 x 50公分(10 3/8 x 19 3/4 吋);画连题跋长:26.3 x 185.5公分(10 3/8 x 73 吋);全卷连裱共长27.2 x 543公分(10 3/4 x 213 3/4 吋)。刘良佐、米芾、俞希鲁、郭淐题跋,鉴藏印共四十一枚。

2018是艺术品拍卖价格频创新高的一年。回看国际拍卖市场,珍妮·萨维尔(Jenny Saville)以1240万美元摘得在世女性艺术家的最高价格纪录,这是一个女性艺术家努力让她们的作品与男性同龄人平等的重要里程碑。大卫·霍克尼(David Hockney)的《艺术家肖像(泳池与两个人像)》(Portraitof an Artist(Pool with Two Figures))11月在佳士得斩获9000万美元,则让他成为了在世作品最高价的艺术家。

27

28

▲ 3月31日苏富比现代艺术晚拍现场

29

▲ 2018年春季富艺斯“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和设计晚间拍卖”现场

30

▲ 2018年6月21日,北京保利2018春拍现场

31

▲ 2018年中国嘉德香港秋拍现场

32

▲ 宋 苏轼《木石图》于11月26日在佳士得香港“不凡-宋代美学一千年”晚间拍卖以463,600,000港元成交

2018年9月30日,香港蘇富比2018年秋拍“当代艺术晚间拍卖”在香港会议中心举槌。拍前备受瞩目的徐震概念艺术作品《徐震超市》以70万港元起拍,160万元落槌,加佣金成交价为200万港元。在当晚同一场拍卖中,赵无极平生尺幅最宏大的油画《1985年6月至10月》以3亿港元起拍,最终以5.10371亿港元的天价成交。作为华人现代艺术大师,赵无极生前在艺坛荣宠无限,死后他的作品更是受市场热捧,“赵无极热”在艺术品拍卖市场显然还将持续下去。2018年11月20日晚,在中国嘉德秋季拍卖“大观——中国书画珍品之夜·近现代”专场中,潘天寿指墨之王《无限风光》以2.875亿元的天价成交,刷新了潘天寿作品拍卖最高纪录,为中国书画拍卖树立了新的里程碑。11 月 26 日晚,苏轼的水墨画《木石图》在香港佳士得“不凡——宋代美学一千年”专场拍卖中,以 4.636 亿港币拍出(含佣金,落槌价 4.1 亿港币),约合人民币 4.112 亿元。2018年12月6日晚,在北京保利秋季“现当代艺术夜场”拍卖中,吴冠中先生1994年创作的油画精品《双燕》以7500万元起拍,在长达10多分钟的竞争下,最终以1.127亿元的高价成交价,名列本季北京保利秋拍的最高价拍品。油画《双燕》在艺术品市场上一枝独秀,成为2018年内地唯一过亿元成交的油画拍品。

值得一提的是,《徐震超市》作为亚洲第一件拍出的概念艺术作品,无疑再次引起了人们新的兴奋,概念艺术能否在未来成为新的市场风向标和动向,是否会引起连带效应?或仅仅只是市场背后的另一只手的魔术戏法?这一信号值得在2019年及其将来持续关注。

33

▲徐震超市,苏富比秋季拍卖会现场,2018

从2018年整个艺术界的拍卖市场来看,除了高价频出惹人关注的背后,我们也同时注意到,上半年与下半年的成交落差,也让人们对整个中国艺术市场环境弥漫出新的悲观色彩。经济学家克莱尔·麦克安德鲁(Clare McAndrew)撰写对2017年艺术市场全面与宏观层面的分析:中国跃升为全球第二大市场,仅次于美国;低端市场销售额呈负增长,最高端市场呈反态;画廊参展艺博会成本上涨,画廊总数呈负增长趋势;线上交易达新高;艺术交易市场从业人员逾300万。

34

35

▲ 2018嘉德典亚艺术周

艺术北京创始人董梦阳认为,2018年有点弹尽粮绝的感觉。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的出现,一开始就跟金融结亲走在一起了,而宏观经济趋势的下行,而为当年的疯狂炒作,显露出当前的强弩之末。嘉德国际拍卖董事长寇勤却认为,目前拍卖市场从总体而言,还是相对健康的,在寇勤看来,未来市场里的专业角色分工是非常重要的,画廊、博览会、拍卖行应各司其职,不能将彼此的市场职能混淆,而这将直接影响着艺术市场未来能否真正良性运作下去。而今年拍卖市场上的部分流拍现象,在下半年之后也愈发明显,在11月的佳士得香港秋拍的亚洲当代艺术中,虽然郝量作品再破千万港元,但华人现代艺术冷热不均,市场反应未如预期。

36

▲郝量《猎人与地狱变》重彩 绢本,2011年,估价:180万-260万港元,成交价:1066万港元

37

▲ 2018年夏季,刘钢与长青画廊马里奥在意大利(旁边是安东尼·葛姆雷户外常设雕塑作品)

对此,收藏家刘钢却认为,虽然2018年整个艺术市场还没有出现回暖的迹象,但中国当代艺术的价格,已回落到了底部。按照逢低买入的投资策略来说,无疑也是对藏家眼光的一种考验期,可谓危机与机遇总是同时存在。而藏家唐炬也认为,虽然市场低迷,但从大的价值趋势着眼,这些暂时的波动,把握好了也仍然是有机会的。

本土画廊遭遇寒冬因系统崩坏?

38

▲ 卓纳画廊香港新空间开幕展

39

▲ 贝浩登画廊(Galerie Perrotin)入驻上海

在今年值得注意的是,两大国际画廊入驻中国,卓纳画廊选择香港,贝浩登选择上海。西方蓝筹画廊加入中国本土,无疑也是中国当代艺术市场与国际接轨,更与国际更加融合的信号。这至少展现出,在中国艺术市场持续低迷的境况下,国际画廊反而对中国市场青睐有加。这从另一个侧面可以提出一个问题,中国艺术市场的冷淡,是整体的冷淡,还是仅仅只是中国本土画廊的冷淡?

从今年的香港巴塞尔艺博会可以看出,中国本土画廊在整个亚洲市场的竞争中,已明显落后于西方国际画廊,它显现的是中国本土当代艺术整体上的滞后,或者说被资本远离。这当中的结症究竟是什么?

如果一个市场整体出现崩坏,那么最大的根源可能性就来自于市场本身的系统崩坏。它所涉及到的是一个整体市场链条的问题,“百足之虫死而不僵,须从内部烂起才好”这句中国古话,揭示出的正是这样的现象。从市场消费端的角度出发,消费者信心的降低,意味着对市场内部信任关系的降低和丧失。从国内消费藏家群体角度的观察而言,藏家偏好已逐渐从国内走向国际,也反应出国内市场体系的内部出了问题。而这样的问题并未使得国际画廊产生危机,相反,它们更敏锐地觉察到国内资本偏好的动向。

40

▲ 香港 H Queen’s大楼

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的自我抱团取暖,在2018年表现尤为明显。从3月北京的画廊周到7月上海的 Condo,无疑正在给出这样的信号,而应声而出的北京当代·艺术展,则早已打过了预防针,并打出了树立中国当代艺术价值论的市场招牌。这说明,中国当代艺术的价值,似乎正在成为艺术市场的信心问题的诘难。

或许恰恰相反,市场信心的缺失,或许更多可能性是对市场运作机制的质疑或诘难。一个良性的市场内部机制,是可以促使艺术价值能够有效地在市场中浮出,但一个充斥着江湖气息和黑箱操作的市场,是无论如何提振不起市场信心的。正如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的球赛,是无论如何吸引不起球迷的信心。中国当代艺术的价值,由谁来评判,由什么机制在评判,这样的评判是一个内部闭环,还是一个开放性的竞争平台,都决定着外部资本如何看待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的问题。

41

▲ 2018画廊周北京新闻发布会现场,左起:长征空间创始人卢杰发言,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馆长田霏宇、 北京七星华电科技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总裁、北京798文化创意产业投资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彦伶

42

▲ 首届 CONDO Shanghai,香格纳画廊 + 赛迪HQ画廊

正如深耕中国当代艺术市场十多年的董梦阳所说,市场角色的界限在未来应该更加精细,各个环节应该更加专业,不能像以前一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这不是市场真正健康发展的趋势。也如“青年艺术100”的总监彭玮所观察到的一样,这些国际上的规则、界限和禁忌在国内被打破和取消了,这样的生态系统虽然在短期内能表现出市场高涨,但从长远来看,却百害而无一利。

43

44

▲ 2018年,青年艺术100展览现场

当然,这一现象并不仅仅是中国艺术市场的现象,它充斥着中国社会的方方面面,角角落落的领域。正如对中国当代艺术史的写作,以及写作者们,在当中究竟是扮演的江湖魔术还是真正的学术?在这些自我价值评判中,它是否如期会给市场带来信心?这不是由运动员或裁判自己来决定的,恰恰相反,市场会自己做出清晰的选择。

艺术市场的内核究竟是什么? 

回到我们的正题,让我们来探讨一个根植于所有新兴市场的形与核,这就是市场的第三阶段。而中国当代艺术市场,正面临的就是第三阶段的来临。

对需求的层次分级和精准垂直的供给战略。这不仅仅是为了抵御来自全球化浪潮对本土市场的冲击,同时也是以艺博会的视角来应对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的危机。

45

46

▲ 1851年,世界上第一场世界性博览会“万国工业博览会”

1851年,世界上第一场世界性博览会“万国工业博览会”在英国伦敦的海德公园举行。它展现了英国工业革命后,技冠群雄、傲视全球的辉煌成果。它虽发端于英国维多利亚时代的自负,但同时也是一场向世界展现最先进技术的盛会。于是,博览会最核心的精神便传承了下来,那便是:展示具有世界先进性的成果。

作为博览会类别下的专业博览会——艺术博览会,它的精神内核,理应当是:展示先进性的艺术成果。若无神,只存形,则与“大卖场”无异。世界三大艺博会,为何成为世界级艺博会?中国本土艺术市场的出路在何方?答案似乎显而易见,它是艺术家、画廊和艺博会必须共同思考的问题。

价值带动市场。这是阶段论中的第三阶段。中国当代艺术市场上的老江湖,应当打开闭环,让更多的新鲜血液能够进来。只有当市场被充分自由竞争,子市场被足够细分的时候,中国当代艺术市场才会迎来真正的转机,到那时,变革世界的阶段不久便要来到。艺术市场上的老板凳不要害怕变革,在这里,一切既有的市场将变成旧市场,土地被翻新,崭新的大陆正从海平面上升起,一片新兴的市场,正等待着革新者的到来。而功利主义者将会被理想主义者远远地抛到身后。

来源:凤凰艺术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艺术中关村-2018绘画作品联展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