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八卦丨画家丘吉尔,政治强人的另一面

如果不是从政,

他会成为一名伟大的画家

出身贵族的丘吉尔,

他画画纯属半路出家,

在他年轻时,从未想过画画。

当他第一次拿起画笔

他已经41岁了。

他毕业于军校,

参军后成为中尉,当过记者,

26岁又进入政界、成为议员。

1899年

他在《晨邮报》做战地记者,

在南非战争中被敌方俘虏,

后来竟越狱成功。

丘吉尔刚逃回英国时拍的,这使他名气大噪

直到1915年,

丘吉尔41岁那年,

一次偶然的事件,

促使他和画画结了缘。

1915年,

丘吉尔在政治生涯遇挫。

一次家庭聚会上,

他恰巧遇到弟媳

在画水彩写生。

高妮把她儿子的水彩盒

递给了丘吉尔,

鼓励他何不试试画画来消遣,

这就是丘吉尔画画的开始。

他在旁观看,心中一动,

隐隐听到缪斯女神的呼唤。

在短期的水彩画试验后,

他便开始迷上了它。

回到家后,他决定试试油画。

他的妻子为他愁容渐消而兴奋异常,

给他买回大批画具以供他消遣。

站在画架前,

这位年界40

而从未握过画笔、

并且视绘画为神秘的人,

心里既新奇又紧张。

面对着雪白、沉静的画布,

他握在手中的画笔却重如千斤,

他战战兢兢地在画布上

画了豆粒大的那么一点,

就不敢再画。

妻子在他身后说:

“画,画呀!你还犹豫什么?

这可不像你啊,亲爱的!”

他浑身一震,

政治家的勇气和果敢瞬间复苏,

于是画笔在调色板上

将蓝色和白色疯狂地搅拌起来。

然后在画布上涂了几大笔

——紧箍咒打破了,

潜伏在心里的艺术血液开始沸腾。

鼓突着,跃跃欲试!

从此以后

他像个骁勇的骑士,

在画布上纵横驰骋。

而真正领他入门的老师,

是他在伦敦的邻居,

爱尔兰著名画家

John Lavery 爵士。

所谓“名师出高徒”,

有这样的老师启蒙,

让丘吉尔一开始

就出手不凡。

1921年,

丘吉尔的母亲病逝,

接踵而至的是,

3岁的爱女也不幸夭折,

他悲痛欲绝!

他无休无止地画画,

让缪斯女神抚慰心灵的创伤。

他曾对友人说:

“如果不是绘画,

我几乎活不下去,

我无法承受这些打击。”

从那时起,

绘画成了他生活中的

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不只在家画,离家出访时,

他也时常带着画具。

1929年,

英国保守党败选,

沮丧的丘吉尔

从首相的位置走下来。

此后10年,

他归隐于绘画,

潜心琢磨,画技日精。

丘吉尔离开了政坛十年,

恰恰是政治上的“荒漠期”,

使他有可能把精力

放到文学艺术的“消遣”上来。

1929-1939这十年间,

是他文学及油画创作的高峰期。

在存世的500多幅作品中,

约一半创作于这一期间

在这十年中,

他在Chartwell的庄园也成了

众多知识界文化名人

常来访问光顾的地方。

其中自然有不少名画家。

在这些交往中,

他学到不少新东西。

1939年,

二战开始,作画停止。

他临危受命,挑起了

率领全英抗击

德国法西斯入侵的历史重担。

在二战最艰难的年代,

丘吉尔复出。但是,

1945年战争结束,

他再次从首相宝座上跌落下来。

这位叱咤风云、被认为

“赢得二次大战胜利的人”,

自尊心受到极大伤害。

他从唐宁街10号走了出来,

义无反顾,踏入艺术之门,

从此全身心投入到绘画世界中。

他在绘画中“疗伤”。

他叼着雪茄,

长时间站在画架前,涂抹着画布,

他说,

作为一种消遣,绘画简直十全十美。

不管面临何等的目前的烦恼和未来的威胁,

一旦画面开始展开,

大脑屏幕上便没有它们的立足之地。

它们隐退到阴影黑暗中去了,

人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到工作上面……

1947年,

在姆宁爵士的建议下,

他以大卫·温特尔的化名,

向皇家美术院的“夏季展”

提交了三件作品。

在作品入选参展后,

人们才吃惊的知道,

原来是73岁前首相

丘吉尔先生的“大作”。

这让丘吉尔感到

极大的鼓舞和兴奋。

此后,他便以丘吉尔的真名,

出现在每年的“夏季展”上。

不久以后,

皇家美术院一致通过,

选举丘吉尔为特别荣誉院士。

1959年他接受了

在皇家美术院Diploma画廊

举办个展的荣誉,

时年85岁。

丘吉尔一生留下了

超过530幅绘画作品,

在他家中保存了160余幅。

有人说,政治的最高境界,

就是自然而然地进入艺术。

丘吉尔曾游刃有余地

穿梭于政治和艺术之间,

但是最终,

他还是选择了皈依了艺术。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艺术中关村-2018绘画作品联展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