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的未来画卷:失控下的憧憬与希望

失控 画卷与乐章 明日边缘

人类就这样在踉踉跄跄中向前发展,在分布和共识的转换过程中,时常免不了屠戮和灾祸。人类至今难以打破这个交替的规律,痛苦来自于我们很难在长时间和大范围内既保证足够的分布,又能达成有效的共识,因而只能在两者间反复徘徊。为此我们创造了宗教,期盼信仰能够抚慰我们受伤的心灵。事实上,基督教在古罗马的兴起就发生在帝国开始走向衰亡,人们彷徨迷惘并且理想破灭的3世纪。宗教也让苦难中的罗马人民得以将美好的理想寄托于世。

东方的中国同样符合这一规律,五千多年的华夏文明因而呈现出“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发展轨迹。与西方世界不同,出于幅员辽阔,民族构成复杂,以及农业生产需要依赖统一的调度等原因,中国传统意义的治世往往发生在中央集权和疆域一统的时期。中国人推崇的儒家精神也主张实现国家政权高度集中,而被西方普遍认为能够创设繁荣的纯粹意义上的民主和议会制度在中国并不有效,这在近代中国的戊戌变法和辛亥革命后仿效西方民主政体的失败中已经得到了证明。

但也正因为中国长期以来过于偏重共识,导致了社会自主发展动能相对不足。在辉煌了两千年之后,由于未能及时赶上全世界科技进步和资本主义生产力加速发展的潮流,中国在近代遭受了重大的外来侵略,整个国家陷入衰落,直到近几十年通过开放才再次崛起。事实上,中国历史上拥有最卓越成就的汉、唐时期虽然政权高度集中,但同时也是相对开明(分布)的时代,尤其体现在统治阶层充分尊重各个民族、中下阶层以及妇女的个人权利等问题上,这也是中国能够创造举世瞩目的改革开放成就的主要原因。

从人类社会的全部历史来看,能够高度协同的广泛的分布或许才是我们的终局,这种分布状态将挣脱我们现在经历的每一次分布过程中由于无法让共识和信任不断扩大,使得能量都不能长期持续的局面。我们从生物进化的角度可以看到同样的趋势。达尔文的文字向我们展示了“新旧更替,适者生存”的世界,人类通过不断的与自然界搏斗,并将这当中的经验和积累传给更为多数的人群,成为我们今天获得一切智慧的基础。凯文·凯利在《失控》一书中也揭示了生命演化的过程:我们整个的自然界是一个无序的分布系统,暗藏其中的是一只神秘的看不见的手,这是一种没有中心的权威控制的存在。分布的单位通过自我进化、管理和演进,并且彼此高度相连去完成自然赋予我们的工作。开放者将获得胜利,中央控制长久是无效的,恒久的稳定不过是由持续的误差所保证的一种永久临跌状态。

在凯文·凯利看来,无论人们如何努力,都无法改变大千世界中原本的运转规律。一片草原、湖泊,一个蚁群,一套计算机程序乃至整个人类社会,都是如此的复杂而难以捉摸。事物沿着这个无形的规律发展,并不遵照直线前行,而是像风一样四散开来。于是人们只能简化处理,不去试图控制整个系统,而是积极融入,快速建立模型和进行短期内的预测。人类组织的全部秘密在于,借助某些轻微的见识,通过新加入合适的管理者和巧妙新工具,把三五十个勤奋而有能力的人组织成一个富有创造力的有机体,并取得遥遥领先的成功。

整个人类历史就是这样在对无序世界一点点规则捕捉的过程中,不断的扩大我们分布所能掌控的范围,将繁荣推向更为广阔的领域和群体。区块链将强有力的助推这一过程的演进,至于人类是否真的可以走到那个终局,区块链将能够把我们带到什么位置,在它之后又将面临什么新的困难和挑战,以我们目前的智慧或许并不能做出准确地断言。

虽然并不十分清楚所谓终点,但人类从未停止寻求突破的步伐。为此我们发明了绘画、音乐和各项艺术,记录一个又一个美好的时刻。通过翻阅《加德纳艺术通史》,我们发现艺术的发展轨迹同样契合上述演进规则。从人类刚刚学会绘画的几万年前,直至公元前5世纪,我们都只能做一些客观世界的特征描绘。我们将眼见的一切全部集中到一个平面之上,比如侧脸上长出正面的眼睛,侧视图可以看到双手双脚等等,之后才逐渐产生了空间的概念。

公元前40年左右的罗马时期,线性透视法和空气透视法开始萌芽,前者指构图中所有向远处延伸的线条都汇聚于画面中心的一点,以此可以暗示画面的深度和距离;后者的运用则是让画作中越远的东西越模糊。进入到文艺复兴时期,随着达芬奇、米开朗琪罗,拉裴尔等人对透视技法的娴熟运用,绘画艺术的立体感和真实感得到极大提升,并由此进入到“近代绘画”的时代。

其后诞生于1872年的印象派,又通过将光与色彩的科学知识引入到绘画当中,将人类带入“现代绘画”阶段。在作品的主题呈现上,我们也从古代主要描绘神和统治阶层,以及基督和上帝,经过文艺复兴、巴洛克和洛可可时期开始刻画人类自身,自由表现人的情绪、动作,发展到浪漫主义时代对于底层人民生活的描绘。到了印象派之后开始勾勒风景和一切自然所见,画面的内容也从单调严谨,逐渐过渡到饱满、华丽直至最后的全面表现自由。

音乐的发展同样如此,从17、18世纪巴洛克时期以巴赫为代表的音乐主要为王公贵族所作,这个时代的音乐风格庄严、整齐,曲调波澜不惊;历经莫扎特、贝多芬表达更加丰富的维也纳古典音乐时期,至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浪漫主义音乐,逐渐将跳跃的音调和自由、奔放及想象力呈献给观众,同时将民族、国家和多样化的主题融入音乐,也把人类音乐带向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和广度。伴随着作品主题和表现形式的更加丰富和多样(分布),人类的艺术历史也被渲染成一幅幅越来越明丽绚烂的画卷,被谱写成一篇篇更加磅礴大气的乐章。

艺术为身心疲惫的我们带来过不少的欢愉,但最重要的是激励我们再出发的勇气。进化是无情的,它容不得我们躺在功劳簿上,环境的变化会催促我们又一次上路,继续风雨兼程。我们有时候甚至来不及收好刚刚搭起的帐篷,和朋友道一声珍重,就要匆忙奔赴下一段旅途。但是人类就是在这样的奔跑中揭开我们生活世界的神秘面纱,我们也因此更加清楚的知道自己来自何方,又应该与谁相拥。

我们当中的一部分,尤其是已经习惯了肥沃的草场,拥有了华丽的毡房和成群牛羊的很多人,总是很难舍弃所有。但也会有一些生活在肥美边缘的牧羊人,因为无所牵挂,也因为怀有远行的梦想,背上简单的行囊,系上驼铃就出发了。照例他们会面对人们的嘲讽和讥笑,他们中一部分人也许会在路途中退缩、夭折,好在最后一定有那么一群人能翻越群山沙漠,为我们找到更加清澈的星空、清泉,和辽阔碧绿的草原。

此时的区块链技术,就好似两千多年前“丝绸之路”上向西方张望的牧羊少年,虽然身处混沌之中,也不知道前面风景的具体样子,但是他渴望能够在天地间留下一串足迹,并且抵达到梦想的地方。因为人类永远怀有对明日的憧憬,我们就无所畏惧。我们可以淡然地面对风霜雨雪,并为新一天的太阳升起而欢呼雀跃。我们永远满怀期待,属于我们的“明日边缘”。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艺术中关村-2018绘画作品联展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