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年读《养猪印谱》

2019年是农历的猪年,猪年话猪,尤其是近日火爆的《啥是佩奇》,更让人记住了“小猪”,并且成为一个文化符号,以致笔者在“写春联、送春联”活动中,也有人要求写一张“佩奇”,呵呵!

当然,“猪”年应景,篆刻家最喜欢的还是挖一方猪年吉语印,以示对新年的祝福与期盼。昨日,笔者在整理书架时,将珍藏的《养猪印谱》翻了出来,刻着吉语印,读着《养猪印谱》,可谓别有一番情趣。

 

《养猪印谱》    

这本印谱是笔者201527日在静安书店举办的首发签售仪式上,排着长队购买到的。由著名篆刻家刘一闻先生主编,上海文化出版社出版。

记得当时出席签售仪式的嘉宾有:刘一闻老师、王伟平老师、方去疾长女方箴、吴朴堂次女吴心灵、单孝天之子单逸如。

             “年逢亥岁红运开,人遇贤君定发财。抬头见喜迎富贵,肥猪拱门送福来。满腹经纶题朱笔,进士及第添光彩。”猪,在这个以农业生产为主导经济的社会里,在那个生长的艰难时世,的确,扮演着一个特殊的角色。  

 

《养猪印谱》的创作时间是在20世纪60年代初,是海上印坛之“三驾马车”方去疾、吴朴堂和单孝天三位共同完成的。据悉,当时为了宣传党的养猪政策,三位篆刻家在著名红学家、文学史研究专家魏绍昌的协调下,围绕报刊上有关养猪的社论、谚语等内容创作的。用现在的语境说,是一部主题性的篆刻创作。但是,因为种种原因,这部作品集始终没有出版。

 

三驾马车

不过,这部作品集在上海博物馆展览时,曾受到齐燕铭、郭沫若二位的支持与鼓励,并且亲笔为该印谱题写扉页和《序诗》。

 

 

《养猪印谱》是时代的产物,所以,它必然地带有特定时代的烙印。这部印谱分四部分:社论篇、语录篇、良种篇、宝藏篇。

今选上数方,与大家分享。

 

 

60年代初,全国发出关于今冬明春继续开展大规模兴修水利和积肥运动,要求各地进一步掀起一个养猪的高潮。

 

 

自古以来,猪位于六畜之末,即:马、牛、羊、鸡、犬、豕(猪)。不知何时,将猪升至六畜之首,据说是因为猪繁殖快,猪能够提供最大量、最经常、质量最高的肥料。

 

         记得八十年代初,报刊上也刊登过这样的文章:多子多孙的中国猪。  

      当年的口号是“以养猪为纲六畜兴旺,农林牧全面跃进”。  

猪种问题至今也是一个需要研究的课题。

 

 

养猪需要知识、需要学问。许多农业大学,兽医学院都开设了相关专业与课程。

 

       “派强有力的干部领导养猪”,现在可能就要派专家了,派养猪企业家了,否则,养不好猪的。            这里,笔者想起当年的几张养猪宣传画。。。           还是继续欣赏《养猪印谱》吧!              

 

这就是苏北猪

 

这是梅花猪

   

      “猪浑身是宝”,除了猪毛外,差不多都可以上餐桌。 而且,猪毛可以做刷子;猪屎尿可以当肥料;猪皮可以制革

        五年前,在钢铁业亏损时,有老总说:一吨钢利润不及一公斤猪肉。

 

   

 

我国是一个养猪大国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养猪业也在快速发展

 

       有专家说:养猪要让猪舒服不是什么人都能养猪的  

 

有人说:《养猪印谱》是不是买猪肉时看到的猪肉身上盖的“检疫章”,有三角形的、长方形的、圆形的?这就外行了。有人说:《养猪印谱》是史上最奇葩的篆刻,其实有的观点至今也在谈及。有人说:不看《养猪印谱》,养猪怎能靠谱?这就有点滑稽了!也有人说:想想那个年代,可能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个“佩奇”,呵呵!

 

 

刘一闻先生在“《养猪印谱》记忆”中写道:毫无疑问,无论从作品的创作规模、篇幅内容还是编辑形式的理想化程度看,这部《养猪印谱》理当是方、吴、单三位最为看重的创作精华。

这是一部划时代之作,也是一部用篆刻讲述历史的经典之作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艺术中关村-2018绘画作品联展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