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最大贾科梅蒂收藏 集展览、文献库、图书馆、研究于一处

贾科梅蒂学会

摄影:Marc Domage, Succession Alberto Giacometti (Fondation Giacometti, Paris + Adagp, Paris)

6月26日正式开幕的的贾科梅蒂学会(Institut Giacometti), 位于贾科梅蒂选择落脚并居住、工作40年之久的巴黎南方蒙帕纳斯区,距卡地亚当代艺术中心仅几步之遥,一栋典型装饰艺术(Art Deco)风格的建筑,旨在提供观众与贾科梅蒂亲密相遇的独特体验。这是巴黎基金会总监凯萨琳‧格尼耶(Catherine Grenier)四年前上任后所立下的目标—成立一个向公众开放的空间,以展示基金会的丰富收藏。

世界最大贾科梅蒂收藏

贾科梅蒂基金会总监 凯萨琳‧格尼耶

摄影:余小蕙

1966年因心脏病过世的贾科梅蒂,其遗孀安奈特(Annette)于1988年即著手成立一座以艺术家命名的基金会来管理她手上拥有的大批作品和文献,然过程历经波折,在安奈特1993年过世十年后才终于实现。儘管如此,成立于2003年的贾科梅蒂基金会长期低调隐密,除了私下借作品参加展览,数次高调揭发伪作陷入不少鑑定纷争,甚至法律诉讼外,外界对「基金会」的实际运作一直不太了解。随著精力充沛、活动力强、手腕圆融的格尼耶的到来,贾科梅蒂基金会彷如脱胎换骨,顿时在国际间活跃了起来。

中国上海 、英国伦敦 、土耳其伊斯坦堡、摩洛哥拉巴特、南韩首尔、加拿大魁北克…… 国际间彷彿掀起了贾科梅蒂热,大型个展或是与另一位艺术大师的对话展不断。「我们希望在西方和非西方国家和美术馆建立起庞大的国际合作网络,通过组织以基金会收藏为主的展览来推广和介绍贾科梅蒂的作品,并尝试用新的角度、新的眼光重探他的创作,藉此扩大接触新的、年轻的观众群」。格尼耶声称该基金会如今拥有世界最大贾科梅蒂收藏,包括350件雕塑、90张绘画、2000张素描、2000张版画,以及许多照片和文献。此刻正在巴塞尔贝耶勒基金会举行、由格尼耶联合策划的【培根—贾科梅蒂】展(展期至9月2日),所有贾科梅蒂展品皆属基金会收藏;纽约古根汉美术馆的贾科梅蒂展(展期至9月12日),80%展品也来自巴黎贾科梅蒂基金会。纽约古根汉的贾科梅蒂展订于年底巡展到西班牙毕尔包,同时有另一项展览将在布拉格推出。

不是美术馆

贾科梅蒂学会

摄影:Marc Domage, Succession Alberto Giacometti (Fondation Giacometti, Paris + Adagp, Paris)

「我们无意成立一座美术馆,而是想发明一个新的模式,不仅做展览,同时致力研究和教育。这是为何我们取名为学会(institute)」。格尼耶将新开幕,集展览厅、文献库,图书馆,研究中心的空间比拟为一把瑞士小刀,「小巧但多功能」!她认为贾科梅蒂学会儘管不在贾科梅蒂原来的工作室位址,但必须呈现二十世纪上半叶巴黎艺术家工作室的精髓,召唤当时蒙帕纳斯区人文荟萃的文化氛围。他们最后找到了法国装饰设计师保罗‧佛洛(Paul Follot,1877-1941)于1912年代设计和建造的私人宅邸,作为其工作室和展厅,如今被法国政府列为装饰艺术的古蹟建筑。基金会买下其中一、二楼,佔地350平方公尺,在保留所有Art Deco风格装饰下,通过当代建筑师格拉索(Pascal Grasso)不著痕迹、但具当代感的介入,改造为一个适合展示贾科梅蒂作品的空间。

450万欧元的买房装修经费全靠一张米罗1954年赠送给贾科梅蒂的画。「贾科梅蒂不是收藏家,除了少数几件朋友送他的礼物,不会购买其他人的作品,也不知道该怎麽处理,一直搁在柜子裡,基金会也始终找不到时机来展示这张画。我们希望有一天能讲述贾科梅蒂和米罗之间的友情,但届时大可跟藏家借作品,并不需要真正拥有」。格尼耶将这张画送到伦敦拍卖会,获得近900万欧元。

原汁原味的工作室

重新建造的贾科梅蒂工作室,贾科梅蒂学会,

摄影:Marc Domage, Succession Alberto Giacometti (Fondation Giacometti, Paris + Adagp, Paris)

贾科梅蒂学会的亮点和灵魂,是位于一楼忠实再现的贾科梅蒂工作室,犹如一枚「时间胶囊」,将上个世纪60年代贾科梅蒂工作室的样貌和氛围封藏了起来。侷促的空间裡堆满了大大小小,石膏、黏土、铸铜等不同材质的七十多件雕塑,桌上散乱的画笔、雕刻刀,污渍发黄牆面绘满了正面、侧面的肖像,那把曾经坐了许多模特儿让贾科梅蒂画肖像和做雕像的小凳子,装满烟蒂的烟灰缸—艺术家彷彿只是出门去咖啡馆见朋友去了,随时会回来继续尚在进行中的雕塑。而且一切物品,床、柜子、雕塑,就连那些烟蒂,都是货真价实的原物,是贾科梅蒂的守护天使—安奈特以著无比坚定的意志、费尽心血所保留下来。 「安奈特原本想买下工作室,但屋主不愿出售,因此她把裡头大大小小一切全都搬到了一座仓库,包括牆壁!因为贾科梅蒂常在牆上涂鸦画画,她就让人把石膏牆切下来搬走」。

被喻为雕塑界毕卡索的贾科梅蒂,同时也是一位精湛的画家,有强迫症倾向、随时随地都拿著笔画画:工作室牆上、笔记本、报纸、书页、沾了食物咖啡痕迹的餐厅纸桌巾、帐单、信封,他在或随处找到的任何纸上用铅笔、原子笔、墨水蘸笔画了许多肖像或场景写生。这些纸片也悉数被安奈特细心收集起来。有赖于大量的档案照片,基金会和建筑师重建再现贾科梅蒂工作室并不是一件难事。「贾科梅蒂工作室是一个具传奇色彩的地方,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许许多多的摄影师,如Sabine Weiss、Robert Doisneau、Ernst Scheidegger、Brassaï、Gordon Parks等等,我们因此拥有大量精彩的照片」。

重新建造的贾科梅蒂工作室,贾科梅蒂学会,

摄影:Marc Domage, Succession Alberto Giacometti (Fondation Giacometti, Paris + Adagp, Paris)

看著狭小昏暗但凝聚著一股莫名安详而强大能量的工作室,心中百味杂陈—贾科梅蒂当时已经颇有名气,有不少藏家收藏,何以安然在这个仅有23平方公尺、没有任何现代设备的创作空间度过2/3生命?「他不在乎舒适,四十年来工作室一直就是这个样子,没有热水,也从未重新粉刷。他喜欢这种简单的日常生活,总是下午在工作室创作,晚上到咖啡馆和朋友见面,深夜回到工作室继续工作直到清晨,睡几个小时之后,大约下午一点起床后继续工作。他生活有一种不变的常轨,就连吃饭也是,每天都吃一样的东西:水煮蛋、火腿、麵包、红酒,他也是个老淤枪。他不追逐金钱,他虽然希望获得认可,但不追求名誉或荣耀,是一个全然自由的艺术家,不希望受到任何外在或物质条件的干扰,如此才能专注在创作上。他自己就曾说过:艺术家必须专注在他的创作上」。格尼耶认为,贾科梅蒂此一独特性格对今天的年轻艺术家和一般大众来说很有启发,这也是为何他今天愈来愈受到重视的原因。

既现代又当代的贾科梅蒂

贾科梅蒂学会【尚‧惹内眼中的贾科梅蒂工作室】展现场

摄影: Xavier Bejot, Succession Alberto Giacometti (Fondation Giacometti, Paris + Adagp, Paris)

开幕首展【尚‧惹内眼中的贾科梅蒂工作室】(Genet – Giacometti,展期至9月16日)聚焦贾科梅蒂和法国小说家、剧作家、诗人尚‧惹内(Jean René)的关系。 两人于1954年经由沙特介绍认识,一拍即合成为无话不谈的好友,贾科梅蒂请惹内到他工作室,为他画肖像,这次展览除了两幅惹内的肖像画外,还包括在艺术家素描本发现的一张素描;惹内则根据两人谈话于1958年出版《贾科梅蒂的工作室》一书,这次展览展出手稿,以及惹内请贾科梅蒂为他的剧本《阳台》创作封面的不同草图。据格尼耶表示,惹内曾提到一度陷入抑鬱,因和贾科梅蒂的谈话和交往让他走出抑鬱,重新创作。

「贾科梅蒂以瘦长纤细人物的铜雕广为人知,但我们希望观众也能看到他的其他作品,例如石膏塑像。贾科梅蒂喜欢脆弱的材质,对所有其他艺术家来说,石膏只是后来铜铸或其他材质的模型或前身,但在贾科梅蒂眼裡,石膏却是顶级的雕塑材质」。格尼耶认为,贾科梅蒂不仅是现代艺术家的化身,同时非常当代。「他摆脱传统的束缚,在主流之外自由运作,一生不断寻求创新,即便死前仍尝试以新的形式和语言自我更新。他不是那种只使用大脑的现代主义艺术家,作品充满除了知性层面也充满感情,容易打动人,引起共鸣」。

贾科梅蒂学会强调具人性化规模,一种更私人、更亲密的观展经验,观众可以近距离,在安静的氛围下欣赏作品。「我们不认为排队一两小时,之后展场人挤人,会是一种美好的美学体验。我们希望提供观众一个很不同的经验」。因此贾科梅蒂学会每个时段的参观人数限为40人,观众仅能透过网路预约。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艺术中关村-2018绘画作品联展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